惠英红久旱十年渴望拍拖 神秘男士为其办庆功宴

惠英红风光夺奖

惠英红

身份神秘的赵sir

钟慧冰送上"小熊"

50岁的惠英红继1982年凭 刘家良 执导的《长辈》夺得首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之后,相隔28年,凭电影《心魔》中的变态母亲角色,再夺金像影后。在台上哭得无法说话的她,当到达庆功的火锅店时,发现《铁马寻桥》的众演员以及多年的好友们早已在店内等她,惠英红兴奋得大叫:“真是太开心了,生命中有这么多好朋友。”

然而,热闹的掌声背后,在家等她的只有同住的87岁老母,难怪已经十年零八个月没有拍拖的她禁不住高喊:“我想拍拖!”

曾用酒服下80颗安眠药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惠英红因为不能面对芳华老去而意志消沉,过了几年日夜颠倒、睡醒就打麻将、打累了就回家睡觉的生活。1999年,她患上抑郁症,第二年病情加重,曾用酒服下80颗安眠药,尽管死里逃生,但身体受到很大损伤。她说:“我是一个对工作非常紧张的人,除了演戏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我曾经无法面对导演要我演姐姐、妈妈这样的角色,觉得自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,后来,虽然看透了一些,但当我一开工就紧张到不记得吃饭,所以搞到有胃病,要整天服药。”

除此之外,每逢精神紧张时,惠英红便会抽烟,压力越大抽得越凶,渐渐演变成恶性循环。

等待真命天子的出现

在上台夺得金像影后那一刻,身形高大、演过强悍打女的她,却瘦得像“人干”,显得弱不禁风。“1982年第一次拿影后时,我毫不兴奋,那个奖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,因为我感觉不到自己有为它付出过努力,所以那个奖杯我一直封存在箱子里,没拿出来看过。不过,这次不同了,我等了28年,我紧张得一天都没吃过东西。开始颁奖时,我紧张得心跳得很快,如果我没有吃药控制心跳的话,宣布我获奖时,我肯定会晕倒。”惠英红笑说,她会把这次的影后奖杯放在床头。

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,谈到还有什么愿望时,惠英红鬼马一笑:“拿视后的奖咯。”停了停,她才吐露真言道:“我最想拿的金像奖杯已经拿了两个了,现在,我很想拍拖,我在等待真命天子的出现。”[page_break]

链接1

神秘男士为惠英红摆庆功宴

惠英红重夺金像影后之后,先后举行了两次大型的庆功宴。日前,她与林建明、钟慧冰和 杨恭如 等好姐妹一起庆祝。现场还有一位神秘男士,惠英红向记者介绍说:“他是赵sir,但他不是圈中人,就不要让他上镜了。”

在一众女来宾中,赵sir可谓是“万绿丛中一点红”,他还特别带了几支干邑到贺,到场的时候,惠英红正巧被记者追问感情生活,她笑说:“明年跟他一起派利是好吗?”全场立即起哄,赵sir马上坐在一边避风头。

好姐妹林建明爆料说:“惠英红身上有很多伤,除了外伤,还有情伤。现在她有新恋情吗?大家看她现在漂亮了很多,那一定是有人在追她,谈恋爱的女人最美了。”开席前,大家有默契地留了赵sir旁边的座位给惠英红,林建明又突然说:“多谢赵sir埋单。”一旁的钟慧冰急忙拉她坐下。

对此,惠英红就有所保留,她说:“朋友们都很紧张我的恋情,不时为我约饭局介绍朋友,但我多数都没时间出去,不过,我都‘久旱’了很长时间,如果有新恋情的话,一定会跟大家分享的。”不知这位赵sir是否是惠英红的“甘露”呢?记者欲访问赵sir,但他低头避开了。

链接2

情路屡遭挫折

惠英红1960年2月3日出生,祖籍山东,满洲正黄旗人。凭借聪明、好学、能吃苦,从未学过武术的她竟然因出演动作片《长辈》而在演艺圈中站稳了脚跟。直到现在,惠英红仍然是唯一一位获得了金像奖的动作女星,她以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形象在圈中独树一帜。

而惠英红也始终是一个沧桑落寞的人。少小离家,亲情淡漠,兄弟姐妹八人,只与六妹亲热。同在演艺圈的四哥惠天赐,生疏得连朋友都不如。她最向往的是完美家庭,可是感情路上屡遭挫折,至今孑然一身。

年少时她被男朋友骗过钱。入行后,大家都传她与刘家良谈恋爱,但是她从来都不肯承认,说是惹不起刘家良的夫人翁静晶。她唯一承认过的男友是黄子扬,关系又不得善终。她曾无奈地自嘲道:“我的名字是

阅读“惠英红久旱十年渴望拍拖 神秘男士为其办庆功宴”还看了

声明:“惠英红久旱十年渴望拍拖 神秘男士为其办庆功宴由网友“执念如花”投稿,不代表全明星探立场,若内容有误或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,全明星探将按规定核实后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