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没有圈层 被年轻人改变的杭州电影放映格局

一场疫情,电影院歇业半年,这是个糟糕的2020。但是随着影院渐次依序开放,一批又一批的国内外影片上映,电影业守得云开见月明,仅仅12月就有30多部电影扎堆上映,冲击着市场和观众的心房。

对于艺术电影爱好者来説,今年还有一种不一样的幸福。

自7月以来的近半年裏,大量艺术电影展映在杭州举办,香港电影展、杭州青年影像展、英国舞台剧展、杭州国际戏剧节特别企划-戏剧影像单元、义大利经典电影展、柏林戏剧节、国産经典老片修复重映……即便在12月这样的贺岁片、商业片扎堆的档期裏,也挤进了两个风格不同的日本电影展。对杭州艺术电影迷来説,这半年就好像是才度过饑荒的人突然看到一桌盛宴,一道道菜上来,应接不暇,都想吃,拿着筷子左看看右看看,不知从哪儿开始。

文艺没有圈层唯有一颗热爱电影的心

风子,就是这样一个艺术电影迷。最近连续的影展上映,让他每个週末都在杭州的各个影院奔波,一天看两场是常态。有一次,为了香港电影展的《半斤八两》,还从良渚赶到下沙。

他还建了一个公众号,叫做“圈有没艺文”,初读很拗口,倒过来看马上就记住了——文艺没有圈。是的,对于影迷来説,的确不存在年龄、职业、收入等等的“圈层”,只有一个“圈层”,就是都爱好文艺电影。

在他的公众号推文裏,大部分都和艺术电影有关,有放映资讯的,有映后互动回顾的,每篇的阅读量挺可观。微信群裏,还会有自发的交换电影票,来不及看的人会免费送票,还有些丝甚至会形成一个个小团体,分头抢票组团看电影。特别是观看影展后,大家在群裏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,没有人会嫌别人观点幼稚,“同意你不同意的权利”,此时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观众。

2020年,风子最开心的事就是几乎每个影展都有参与策展,见证了各国各时代各类型的影片在杭州大银幕上的绽放,“非常敬佩主办方的策展水準与能力,非常看好杭州的影展氛围。”

高素质影迷多了大家对未来更有信心了

百老彙院线旗下的影院经常会承接艺术影展,也培育了一大批忠诚度很高的观众,每次影展开票,热门场次总被早早抢空——有时不得不放到最大的LUXE厅裏去放映,也是几乎满座。

影院微信群也早早满员了,工作人员不得不挨个给活跃度不高的用户发消息,询问他们是否要留在群裏,“因为还有很多人想进、进不来”。在95后、00后年轻人已经大量走入高校、走入社会后,他们审美的多元化,也促使影院在经营上发生着改变。

“大家愿意花钱,也舍得花钱去影院看艺术电影。”这几年来,年轻的观影群体正在撑起杭州的艺术电影放映市场。新远国际影城西湖文化广场店经理阮佳平告诉记者:“杭州的艺术影展的上座率,即便是受到疫情期间上座需控制在75%的限制下,也能达到60%左右,一些导演来现场交流的场次甚至能够满场,映后交流的时间也会被无限拉长。艺术片的粉丝们大多观影素质极好,很少有人在影院裏打电话,用手机拍萤幕还会有人提醒。”

观影者数量的增加、素质的提高,让影院和组织者更有信心去组织放映艺术电影。艺术电影的增多,又培育了一批新的观众。这种良性迴圈目前正在杭州慢慢形成,影迷的快速增长、积累,也将有助于整个艺术电影观众群体的扩容,一旦这个群体有了更大规模的增长,那么艺术片票房的“基本盘”就有了保证。

今年的密集播放,一方面是疫情关係,让很多上半年安排的影展更改了计划,拥挤在了第四季度,让杭州意外地实现了“周周有影展”。另一方面,则是现在艺术电影的市场变大了,喜欢的人也多了,组织者也更有信心去引进更多的片子。

这种信心是从开票即售罄开始的。11月初的义大利电影文化周,就创造了杭州艺术片影展历史上售罄速度最快的纪录——义大利电影大师费裏尼的经典之作《卡 比利 亚之夜》开票后30秒即售罄。另一部费裏尼的经典作品《大路》也只用1分钟就售罄。

据全国艺联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艺联专线发行观影人数最多的是引进片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和国産影片《撞死了一只羊》,这两部影片在二三线城市的观众人次佔比分别为60.57%和62.38%。所以,在一线城市之外,艺术电影也是有观众市场的。当然,前提是行销能找到并説服这部分增量观众。

对于即将到来的2021年,风子代表艺术电影迷説出了他们的期望:“希望杭州能够月月有影展,而且不撞车。”

阅读“文艺没有圈层 被年轻人改变的杭州电影放映格局”还看了

声明:“文艺没有圈层 被年轻人改变的杭州电影放映格局由网友“又很酷”投稿,不代表全明星探立场,若内容有误或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,全明星探将按规定核实后及时处理。